刘适兰:以棋牌力量践行社会责任

2019-11-16 23:23 来源:中国智力运动网 责任编辑:王沫

 

刘适兰:深圳棋院院长,亚洲第一个国际象棋女子特级大师、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北京2008年奥运会圣火传递深圳站火炬手。

邹佛生:深圳队教练

 

记   者:刘适兰院长您好,看到您早早就到了赛场。

刘适兰:我今天过来就听邹老师讲,我们的学生余曼琪作为业余棋手赢了两个特级大师,但是早上发生这样一件事,她吃完早餐到赛场,面对大家的祝福和鼓励的时候哭了,怕自己下不好,觉得压力大。我就觉得通过这种比赛,非常能锻炼人的心理素质和意志品质,将来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就会强很多,比赛的胜负是很直接的,没有一点点假可以做,赢了对手,就是靠实力说话,特别能锻炼小孩的受挫能力,培养意志品质、逻辑思维能力,都对孩子的发展有很多积极的意义在里面。下棋的孩子,要想下好棋,一定要学会规划、学会计划,要脚踏实地一步步来,不能有一点点虚,有虚的做不了高水平棋手的,无论是读书还是工作都是一样。

记   者:确实,咱们深圳队的余曼琪表现特别突出,很顽强。

邹佛生:余曼琪上一届也参加了智运会的少年组,后来也一直在练习,从上一届智运会结束2016年开始,我们每周六坚持智运会的集训,一直坚持到赛前一周。棋院也有智运会集训的经费给到我们学生来进行训练。余曼琪去年参加世界杯丽水站的比赛,得到了很好的锻炼。今年第一届国际跳棋城市联赛,她也作为队长带领深圳队获得冠军。我们为了选拔这支四智会的队伍,举办三次选拔赛,选拔出最后的队员。

刘适兰:是哒,我们棋院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与经费上的支持,在棋院训练给个场地,他们挑出好的选手,作为市队在棋院训练。

邹佛生:虽然在深市国跳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是要参加精英赛获得好名次的才有资格进入到棋院的训练,能够在棋院训练对深圳的国跳队是种荣耀,但也是很艰难的一条路,所以孩子们都很有荣誉感。

刘适兰:从小给孩子建立荣誉感对以后的成长是很好的,他能代表市、代表省、代表国家出赛,一步一步来,有理想、有追求,这样会成长的比较快,关键现在有一波水平相当的孩子都成长起来了,可以相互训练,大家相互有个竞争,也容易出成绩。

邹佛生:在深圳,从13年开始有6所学校,现在有41所学校开展国际跳棋,我们的面还是比较广的,这一波来参加比赛的孩子都学习了五六年了。

记    者:那请您介绍一下深圳棋院国际跳棋的情况。

刘适兰:我们棋院国跳算是发展最晚的,国跳这次取得了证书,进了名次,我觉得很欣慰,也是邹老师与学生共同努力付出的结果,很不容易。所以通过这些,我看到了国际跳棋的发展,也看到了希望,因为我们棋院一直没有进正式的专业的教练,邹老师一直帮替我们做,做的非常到位,做的也挺好的,这几年,看到项目一直在往上走的,也总结了很多经验,有些理念真的很好,我们的教练都应该向他学习。所以,在明年可能的基础上,也给与国际跳棋更大的支持吧,国际跳棋在我们国家起步比较晚,算是比较新的项目,我觉得在短短的时间里,我们中国也取得了那么多很好的成绩,挺了不起的,就像我们当年的国际象棋,二三十年前,也是这样走过来的,相信我们国跳以后会越来越好,中国人是非常聪明的,只要一努力我觉得都能做到最好。

刘适兰:我们现在国际跳棋有教练名额,我们一直想招,但是没有物色到合适的,我们两次向社会上公开招聘都流招了,也希望可以帮我们呼吁呼吁,我们国跳教练的标准,一是要大学本科,二是要中跳协的棋协大师。三是35岁以下,因为我们是事业编有年龄限制。希望有敬业精神,有意愿为深圳的国跳作出贡献的教练可以自荐一下。我感觉邹老师就挺强的,邹老师是帮忙做的,我老动员他,他很负责的,也很善于管理,而且我发现国跳的小孩特别有礼貌,作为一个优秀的老师,首先人要正,除了教棋还要教小孩做人,这样才真正受家长欢迎。

记   者:咱们深圳棋院对国际跳棋的发展有什么设想?

刘适兰:当然希望成绩一年比一年好,我们主要是推广普及,因为我们没有专业队,主要在青少年这块,希望在大的运动会有所成绩,另一个也希望学生走的更远,能够在世界上为国争光,就是我们最大的愿望,我觉得国跳的机会相对的比其他的项目成绩容易上一些,所以我觉得回去以后可能我们的思路要调整一下,看看能不能在政策上给国跳倾斜一些,您看,一个单位一定要有个重点吧,很多项目都很成熟了,再想要追赶想要拿成绩还是有相当的困难的,尤其是有专业队那么强的实力在那里,相对国跳还是偏弱的,成长的空间比较大,只要教练是个好教练,用心,上心,孩子家长都配合都努力,真心热爱,只要一抓就能出成绩,所以,通过我这次来观察,我也在跟邹老师说,多花点时间、多花点心思,做出成绩也是为深圳做贡献,为国家做贡献。

刘适兰:我发现有一个特点,现在大城市的孩子,包括深圳的孩子,很多学棋的,棋也都学得挺好的,但是到了中学、高中都选择读书抓分数去了,棋上花的时间就不多了,其实很多偏远地方的孩子想学棋都没有机会,我们要挖取这样的孩子,即给了他们机会走出来,他们又想通过学棋改变自己,这种孩子特别刻苦专心,也容易出成绩,所以我们在选人的时候要从这方面去考虑。

像元平特殊教育学校里面的小孩子,有的是智力上欠缺一些,有的是其他方面欠缺一些,通过学棋可以开发智力,增加一些自信心。我们每个教练都去教过课,送棋具,邹老师坚持在那边开国跳的课程,学校也一直有老师在教。正好有个孩子也来参加个人赛了,成绩怎么样?

邹佛生:他的成绩来看一般吧,毕竟面对的是这么多的强手呢。

刘适兰:能够进入四智会的队伍他就已经很优秀了,是很大的鼓励了。曾经国象就有一个这样的孩子,老师特别有爱心,下了很大功夫,把孩子培养的特别优秀,拿了宋庆龄的奖学基金,保送进了大学,孩子的人生一下就不一样了,毕业后自己选择做了棋牌的俱乐部,我觉得真的挺好,先被棋改变了人生,现在又用棋去改变别人的人生,互相成就。

现在政府也支持关爱、扶持、帮助弱势群体。我们有这个爱心,也有这个决心,同时作为事业单位,有这个责任,有这个义务,在全市的每个角落推广好普及好棋类运动,智力运动,让每个小孩都有幸福感、成就感。

 

(王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