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围棋协会

抓住围棋第一手资讯

《我与擂台赛征文》 擂台赛带我走进黑白世界

2015年 07月 06日 13:07 来源:新浪体育 责任编辑:admin

 最深刻的记忆 中日围棋擂台赛带我走进黑白世界

  作者:杭州 傅晓钢

  征文说明:《我和中日围棋擂台赛》征文 把你的故事写进历史

最深刻的记忆,往往呈现黑白色,色调极简单,却又深刻无比。近日,新浪体育新闻中报道的将要举办中日围棋擂台赛三十周年纪念赛的新闻,勾起我许多围棋往事的回忆。正是当年的中日围棋擂台赛,引领我走入这片神秘莫测的黑白世界,并为之痴迷三十余年。

记得85年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举办的时候,我尚在江西的一家化工子弟学校读初中。早在六七十年代,父母亲就因为响应毛主席建设大小三线的号召,毅然从北京化工研究院举家迁移到这个交通闭塞的山沟沟里。虽然地处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的小山沟里,但是父母还是为我们订阅了许多报纸杂志,中日举办围棋擂台赛的消息和战况,我就是从这些延迟好些天才能收到的报纸上一一得知的。当聂卫平在第一第二届擂台赛中,在关键时刻守擂成功,并连胜日本九段高手,打破世人日本围棋“一边倒”优势的预测,使得中国围棋取得最终胜利时,我不禁深深为之震撼,感觉聂卫平就像电视剧中的大侠霍元甲一样,打败了不可一世的日本高手,为中国人争了光,让日本人不敢再看不起我们中国人。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对围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限于当时条件,围棋对我而言,还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这场擂台赛的举办,已将我拉近到了围棋黑白世界的大门口,我就像一个懵懂的孩子,扒在围棋世界的门外,好奇地透过门缝向里张望。而我真正接触到围棋,并入门是在87年,当时我考上了40里外一家县重点中学的时候,说来也巧,分在我同桌的罗同学是班上唯一一位会下围棋的“高手”。交谈中,他告诉我,他也是因为看了中日围棋擂台赛的新闻报道而爱上围棋的,之所以他会下棋,是因为他的邻居,一位曾当过国民党军官侍卫的老爷爷,当年曾陪着爱好围棋的长官下过棋,懂围棋,于是罗同学便向他讨教了。因为兴趣深厚,他还从县新华书店买了不少围棋书籍开始专研,一年时间下来,他不仅很快就学会了围棋,并且在街坊里小有名气了,俨然成为当地一位高手。

也许是苦于没有对手,又看我对围棋擂台赛事如此关注,他主动教会了我下围棋,在这位罗同学的指点,我很快可以和他对弈了,但是水平太差,总是被他杀个片甲不留。但我却屡败屡战,痴迷不已,甚至上自习课也偷偷与他下着“小围棋”,所谓的“小围棋”,就是我们用笔在纸上画出纵横交错的棋盘,然后用笔在棋盘交叉点上上涂黑表示黑棋,打“叉”打示白子,后来嫌这样下棋,弄到最后提子与否分辨不清,于是用平时节省下来的餐费,买来了一毛钱好几颗的黑白色小钮扣,这样下起来就舒服多了。罗同学看我水平太差,让我九子还是输,很大方地借了我几本日本围棋高手所著的关于布局和手筋方面的棋谱,通过一段时间废寝忘食地自学,我的围棋水平,终于从让九子输,到了不让子可以与他争胜负的程度。再后来,我在县城的文体用品商店买了第一副围棋,虽然是那种廉价的玻璃围棋,但是对于我来说,那已经是极高档,极珍贵的了,和罗同学对局时,我终于可以像聂卫平、马晓春、刘小光、江铸久这样的围棋高手一样,优雅地用中指,食指掂起一枚棋子,啪地一声拍在棋盘之上。

然而在那个年代,哪有现在想学围棋的孩子这么幸福呀,来自老师家长的压力,终究不可能让我们能舍弃掉一切去钻研围棋的,面对14:1的高考入取率,我们的当务之急仍然是学习。于是不得不在高二下学期的时候,暂时停止了手谈,后来,忙忙碌碌的工作,结婚,养育孩子……时光荏苒,一晃三十年过去了,围棋在我生活中不断拾起,放下,又拾起,反反复复,但是对于它的热爱,却始终不曾割舍过。

中日围棋擂台赛带给我的不仅仅是那一段光辉岁月的回忆,它已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我曾无数次设想,如果不是那个特殊的年代,我就会在北京长大,极有可能成为一名像聂卫平老师这样的围棋高手呢,至少,我应该是更有机会接近这些 “抗日英雄”们,也更多了些机会向他们讨教几招吧。

回顶部